争夺全球第三大经济体:日本连续三季正增长,德国赶超反被称“欧洲病夫”

图片[1]-争夺全球第三大经济体:日本连续三季正增长,德国赶超反被称“欧洲病夫”-汇旺期货

引发剧烈争议的福岛核污水排海已经完成了第二轮,日本经济是否遭受了重创?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最新预测显示,如果以美元计算国内生产总值,2023年日本可能下滑成为全球第四大经济体,而德国将成为全球第三大经济体。不仅如此,日本经济在未来还可能会被印度、韩国超过。
2023年日本名义国内生产总值(GDP)预计约为4.23万亿美元,同比下降0.2%,而德国则预计为4.43万亿美元,同比增长8.4%。
日本民众对经济增长的反应很平淡。(图源:社交媒体)
但细看其他数据能发现,日本经济现状似乎比德国乐观得多。名义GDP带来的排名变化,主要是受日元对美元大幅汇率波动的影响,并不能直接得出“日本衰落,德国崛起”的结论。
同为从二战战败的废墟中重新崛起的国家,日本和德国的经济发展历程有着许多引人思考的异同点。它们分别在美国和欧洲的扶持下创造过经济奇迹,也曾因复杂的国内外环境而陷入衰退。

1968年,战后迅速复苏的日本在经济总量上超过了当时的西德,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直到1990年代日本泡沫经济破灭后,进入持续三十年之久的低增长时代,甚至一度出现负增长的情况,其经济总量也在2010年被中国超过。
但今年以来,日本经济似乎久违地出现了稳步复苏的迹象。
2023年二季度(46月),日本实际GDP的年化增长率为4.8%,远高于3%的市场预期。如今的日本,无论是名义GDP还是实际GDP,都出现了连续3个季度的环比增长。
今年以来,日本股市都是东亚市场的领跑者。(图源:社交媒体)
不仅有着令美联储羡慕的温和通胀水平,连股市和房价也都稳步上涨。根据日本不动产经济研究所10月18日的最新统计,2023年4月至9月,东京23区新建公寓的平均售价为1亿572万日元(约合515万元人民币),同比去年上涨了36.1%。
不计算通胀的话,这一价格甚至超过了日本房地产泡沫崩溃前夕近1亿日元的房价高点。
但乐观数据的背后,是民众对经济增长的反应很平淡。
日本庆应义塾大学经济学教授、日本央行前董事会成员白井小百合指出,目前日本的GDP虽然恢复到了疫情前的规模,但增长强于预期的主要原因来自出口和入境旅游的复苏,而日本国内消费的下降仍然令人担忧。
一名日本老人走过廉价居酒屋。(图源:社交媒体)
自年初以来,美联储不断印钞和日本央行负利率的宽松货币政策,导致日元兑美元贬值了11.8%。因为日元过于弱势,计算通胀后,日本人的工资仍然呈逐年下滑的走势。
日元的贬值虽然促进了出口,却抑制了日本国内的消费。在大量经济指标上涨的同时,日本二季度居民消费却环比下降了0.5%。
对此,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也誓言,要将把未来的政策重心放在经济上,重点改善居民收入。但共同社的民调显示,多达58.6%的日本受访民众表示对岸田的政策“不抱期待”。

1980年代末柏林墙倒塌后,由于东西德统一后的种种社会矛盾、两位数的失业率、制造业萎缩等因素,经济学家霍尔格·施密丁于1998年首次将德国称作“欧洲病夫”。
经历了21世纪初一系列大刀阔斧的经济改革,德国的经济增长速度一度超过了其他欧洲主要经济体,迅速成为欧洲的经济领头羊和制造业强国。
但近期《经济学人》在评价德国的经济情况时,再次给德国扣上了“欧洲病夫”的称号。
IMF预测,虽然2023年德国在名义GDP上将会超越日本,但德国也将成为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唯一出现负增长的国家,经济增速甚至在未来5年内也会不如美、英、法等国。
德国长期以来都是以工业强国著称(图源:社交媒体)
值得一提的是,连受到欧美多国联合制裁的俄罗斯,都预计会在今年实现经济正增长。
德国知名智库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9月发布的最新预测中,也将德国经济预期下调,称2023年德国GDP将萎缩0.5%。
与日本GDP连续三个季度增长相反的是,自2022年四季度以来,德国已出现连续两个季度的经济萎缩,并在2023年第二季度面临GDP环比增长0%。德国民众对经济寒冬的实际体会,可能比日本还要差。
不仅新增就业人数自年初开始放缓,德国企业破产数量也出现激增。今年上半年,德国的破产企业数就达到8571家,同比增加20.5%,集中在交通、仓储和临时工中介等其他经济服务业。
德国伊弗经济研究所的9月数据显示,德国9月商业景气指数已经连续第五个月环比下降。服务业指标连续第六个月环比下降,建筑业指标降至2009年1月以来最低值。
就连长期占德国经济增加值22%以上的工业,也出现了下滑,这暴露出许多德国经济此前埋下的结构性问题。
德国工业对能源的需求很高,并且长期依赖俄罗斯的天然气。在2011年立法禁止核电后,德国目前的清洁能源发展程度还远远无法满足其能源需求,因此德国工业对化石燃料价格尤其敏感。而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的能源高价,严重拖累了德国经济。
此外,德国还有建筑业衰退、基建老化、创新不足、劳动力不足等一系列长期问题。
今年8月,由于公务飞机连续两次故障,德国外长取消了对澳大利亚的访问行程。这一事件曾引发热议,许多民众认为,德国老牌制造业强国的头衔已经名存实亡。

在国土面积、人口老龄化现状、经济结构和总量上,日本与德国已经非常接近。但在主要经济指标上,即将被“超越”的日本反而更好。
在居民消费上,日本通胀率年初就为4.3%,9月已经降至3%,而德国的通胀率好不容易才从年初的8.7%降到9月的4.5%,并长期维持在欧盟成员国最高位上。
在市场信心方面,日本股市今年屡创新高并维持在高位,日经指数自年初以来上涨20.8%,而德国DAX指数从7月以来稳步下跌,自年初以来仅上涨4%。 
德国DAX指数近一年来的走势
日经指数近一年来的走势
而在就业数据上,两国都比较稳定,也存在着一定的差距。日本9月失业率维持在2.7%,德国9月失业率维持在5.7%。
不仅如此,在地缘政治环境上,德国面临的压力也要大得多。
俄乌冲突直接打击了德国经济,并让德国接收了110万乌克兰难民,近期的巴以冲突造成的影响对德国的影响也比日本要大得多。
反观远离地缘政治冲突中心的日本,今年以来,虽然日本强行启动福岛核污染水排海令其在国际上的形象严重受损,但在美国的斡旋下,却意外地和韩国政府大幅改善了关系。
与此同时,地缘政治导致的全球贸易环境恶化也似乎对德国影响更大。
在普遍认知中,日本和德国都是贸易大国,但人们可能没有意识到,德国对贸易的依赖程度是日本的两倍。
2022年德国的GDP为4.07万亿美元,而外贸总额就有30522亿欧元(约合3.23万亿美元),外贸总额占GDP比例接近8成,而这一比例在日本仅为4成。
德国对外贸的依赖程度更高。(图源:社交媒体)
若要尝试解决当下的经济问题,在自民党一家独大的日本,改革难度似乎也会容易一些。反观德国,以民粹主义主张而著称的德国另类选择党的支持率,在近期民意调查中已经超过了当前德国总理朔尔茨所在的社会民主党。
但两国经济主要问题的形成,都有着根深蒂固的历史原因,改革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事情。
整体而言,尽管宏观经济面临温和增长或缓慢衰退的趋势,但日本和德国的经济水平本身已经抵达了一个很高的水平。按美元计算,日本2022年人均GDP达到3.38万美元,德国更是高达4.86万美元。
可以让德国人欣慰的一则数据是,理论上讲,长期避免政府干预市场的德国还有很多腾挪空间。
2022年,德国政府债务占GDP的比例仅为GDP的66.30%,而在日本,这一数据高达惊人的263%。
对此,德国央行行长约阿希姆·内格尔表示,德国经济的疲软是暂时的,“欧洲病夫”是一种误解。
首个将德国称作“欧洲病夫”的经济学家霍尔格·施密丁也觉得,外界对德国经济的预期有些过于悲观了。他在近期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德国现在的经济地位比1998年要强大得多,如今德国拥有创纪录的就业水平和强劲的公共财政,使其“更容易适应经济冲击”。
“德国是无可争议的全球隐形冠军。”施密丁说。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1